泗洪近两年每年招聘教师数量虽高达四百多个
admin
2019-07-05 13:01

  试用期辞职还不让走?最近,江苏泗洪第一实验学校的多名教师在办理离职手续时遭遇了“辞职难”,被“强行留人”。

  该校多名尚在试用期的教师称,一个月前,他们向学校提出离职申请,但学校与教育局至今仍拒绝为其办理离职手续,且未给出合理理由。而按合同规定,试用期内,作为乙方的教师可以随时解约,校方应配合办理离职手续。

  泗洪县教育党工委委员、县教育局人事科科长郑宇对澎湃新闻表示,今年以来一些学校教师流动大,学校只是花了些时间对教师作出挽留。他也坦诚,学校“留人”方式过于强制。

  在澎湃新闻采访后,泗洪县教育局在第一时间与该校了做沟通,要求按教师意愿办理手续,并加强对该校的批评教育,后续将对相关行为督促到位。

  “我们已经通知县里各学校,明天(7月5日)将收到的试用期教师辞职申请材料集中递交到教育局。”郑宇说。

  郑宇称,“教师缺口大”几乎是当前整个教育行业的现状,而泗洪县在今年因各种原因“教师紧缺尤为严重”,今年学校对离职老师作出强制挽留的案例也有增多。

  王进(化名)是去年下半年进的泗洪第一实验学校,如今还在试用期内的他,考到了泗洪外的一个新单位。新单位要求其在7月底之前把档案转过去。

  按劳动合同,试用期中的乙方(教师方)可以随时提出离职,甲方(校方)要办理好相应离职手续。因此,6月初,王进就向第一实验学校提出离职申请。然而,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个职一离就是一个月。

  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离职申请遭到教育局与学校双方的拒绝。“教育局和我说辞职可以,但先要学校签字。找学校时,校长拒绝签字,并明确告诉我教育局有通知、不允许校长给辞职的教师签字盖章。”王进说。

  同样的境遇也发生在刘玲(化名)身上。她也是试用期,想去到新单位,却得不到现单位的离职批准。

  “只能接下来不去上班,反正我的新单位也不急着报到,拖着吧,学校受不了我们拿钱不干活就会主动找我们签离职。”她略显无奈地说。

  汪明(化名)去年寒假就想离职,不过当时被告知寒假不受理离职申请,“已经拖了一个学期了,现在准备去外地。”她也遇到离职难的难题。

  澎湃新闻了解到,不仅县第一实验学校,泗洪县还有其他学校老师也表示曾遇到类似情况。

  来自泗洪县另一所学校的中学老师刘涛(化名)告诉澎湃新闻,他曾向学校递交过6次辞职报告,都未获签字批准,最后学校领导被他实在“磨得没有办法了”才签字同意。

  澎湃新闻了解到,这些离职或打算离职的教师,有的是考回了老家,有的是去到苏州、南京等苏南城市,有的则去到了泗洪周边县城。

  谈及离开的原因,除了回老家外,工资待遇、城市整体环境和为了孩子未来的教育是他们考虑的主要因素。

  而在老师们看来,学校与教育局如此“阻挠”他们离开,原因也只有一个:因缺老师,而强制留人。

  7月4日,泗洪教育党工委委员、县教育局人事科科长郑宇对澎湃新闻表示,目前第一实验学校有3名试用期老师和两三名非试用期老师在申请离职。

  一是时间上。按照正规流程,离职教师需先个人向学校提交书面申请,由学校签字盖章,之后报给教育局、人社局等几家单位,各单位审批文件放到档案里,就算离职手续完成。

  “而为防止影响正常教学秩序,我们要求老师在每学期6月1日至6月30日向学校提出离职申请,学校在正式放假后再作出办理。”郑宇说,这是为了防止教师在学期进行中拿到离职证明就离开学校、不履行该学期教学任务了。

  而另一方面,郑宇也坦诚,当前泗洪县教师流动性大,“老师考到外地的很多。”学校为留住老师有的会采取一些不太恰当的强制性措施。

  对于第一实验学校这种故意拖延不受理、强制留人的方式,“我们(教育局)肯定是不鼓励的。”郑宇表示。

  郑宇说,原则上教师提出辞职,“我们都要求各个学校在放假前这段时间尽力挽留,到放假后,如果老师要走,也要尊重其意愿。”

  郑宇说,在澎湃新闻7月3日介入采访了解后,泗洪县教育局第一时间通知第一实验学校,要求其对相关教师的离职申请作出审核办理。

  “今后将加强对该校批评教育,并关注学校在最近一段时间有没有类似行为。我们也会在适当时间召开会议向学校提要求、咬咬耳朵,说明这种违规动作是不被允许的。”郑宇表示,凡是有教师到教育局反映类似情况,教育局将第一时间与学校沟通作出相应处理。

  他也表示,此次事件后,泗洪县教育部门也在思考,是否要修改相关管理办法,比如要求学校在6月30日学期结束后七个工作日内把相关辞职材料报到教育局,如果有个人有特殊情况紧急需要,可以由个人直接拿材料前去教育局办理。以此防止有学校“强制留人”,不过这一切,还在设想中。

  事实上,第一实验学校的“留人”事件只是泗洪当前师资流动性大现实的一个缩影。

  他告诉澎湃新闻,泗洪近两年每年招聘教师数量虽高达四百多个,但实际净增数量只有七八十位。因为这当中,退休教师空出的名额占两百多人,因辞职空出的有一百多人。

  而与此同时,学生数每年也在增长。据统计,从2015年开始,泗洪中小学学生总量每年增加八千到一万人。而按国家标准换算,这需要将近五百名老师来匹配。

  今年对泗洪来说似乎尤其突出。郑宇说,每年都有大量老师流向外地,但今年似乎数量更多。

  “我昨天统计了一下,今年这半年,我们已经收到全县五十多位老师离职报告了。”郑宇告诉澎湃新闻,而去年全年是八十多位。

  郑宇说,许多教师是把泗洪当成一个“跳板”,“毕业时别的地方没考上,考上了泗洪,就先就业看看。”这其中包括一些后来去到苏南等发达地区的,也有大部分是回自己老家的。

  他还观察到,今年泗洪周边比如徐州等地增加了教师招聘名额,这也给泗洪教师流出造成了压力。

  “说实话,有些老师在我们这工作几年,再考去别的地方,他有这个考上的能力肯定跟我们当地学校对他的培养分不开的,尤其是泗洪第一实验学校这样相对优质的学校,培育教师的能力水平相对较高,刚培育出来就离开了,我们也很无奈的。”郑宇说。

  不过郑宇说道,“教师缺口大”这不是泗洪一个地方的现象,事实上,全国许多地方都是如此。有些地方为了抢人才花样百出。